读《杀死一只知更鸟》有感:一鸟绝啼

2020-08-2622:57:54 发表评论

第一部分

杀死一只知更鸟就是一桩恶罪。

我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知更鸟,和万千生活在梅科姆镇的知更鸟一样。我们只唱歌给人们听,什么坏事也不做。不吃人们园子里的花果蔬菜,不在玉米仓里做窝,我们只是衷心地歌唱。

亚拉巴马南部没有分明的四季:夏天不知不觉变成了秋天,秋天后面有时并不总跟着冬天,却变成了短短几日的春天,过后又马上融入夏天。我是一只年老的知更鸟,如今定居在梅科姆镇,因为这儿的冬天不太冷,我不必迁徙。我把窝安在离拉德利家不远的一棵橡树上,从我的窝往下望,正好能看见树干上的那个树洞。

孩子们上学要路过这棵树,去大礼堂也要路过这棵树,到镇上也得路过这棵树。每天,我都能在树上俯瞰形形色色的人。有穿着裙子的小淑女、戴着贝雷帽的小男孩,也有步伐匆匆、拿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还有提着点心、腰上拴着花边围裙的太太。

其中有个女孩很特别,她不像其他女孩一样穿层层叠叠的厚重裙子,反而和男孩一样穿背带裤。以至于,每天我都能在放学回家的孩子里一眼看到她。对了,她叫斯库特。

路口转角是拉德利家,这家人似乎和梅科姆格格不入。他们不爱与人交往,这似乎不被梅科姆镇的其他家庭接受,尤其是那个被拉德利先生带回来的男人,旁人背地里都叫他怪人阿瑟。斯库特和她的哥哥杰姆,还有迪儿老是对阿瑟议论纷纷,他们好奇阿瑟的长相,好奇他为什么不出门,好奇他是不是真如那些茶余饭后闲得没事的太太们所说的那样,是个恶魔。

我也从未见过阿瑟的真面目,他总是出现在绘声绘色的流言蜚语中,直到……

我看见拉德利家的窗帘被拉开了,窗边站着一个脸生的人,我知道那应该就是阿瑟。正当我盯着他看的时候,他拉起了窗帘。我以为他是准备睡觉了,结果他打开门,走了出来。他往橡树的方向来了,奇怪,阿瑟并不像人们口中那么恐怖啊。他很瘦,受到两颊都凹陷了下去,头发又薄又没有生气,软软地贴着头皮,好像很温顺的样子。阿瑟慢慢走到树洞前,放了两片银色的东西进去,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毕竟是人类的玩意儿。他静静地在树下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