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之死——你所不知道的中国法律史》读后感:权力博弈下的身体之争

2020-08-2623:01:38 发表评论

1.公主之死

《公主之死——你所不知道的中国法律史》讲述公元六世纪时一位鲜卑公主的故事:她的爱、恨与婚姻。她因嫉妒而施暴,又因为驸马刘辉外遇而受暴;结婚十年好不容易怀孕,却在丈夫的践踏下流产,伤逝。由此引发北魏时期法律儒家化的思考和讨论。

在中国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观念中,家族是以男性为中心,由父系血缘关系联结起来的。所以家长就是父系父权的代表,在家庭中握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家无二主,尊无二上。”。(《礼记·坊记》)父系伦理法制化就是把其纳入立法和司法体系中的过程,并以此来规范人民行为和统治国家。《公主之死》就是讲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父系理论法制化在具体案件中的体现:在当时,儒家伦理是如何被应用在司法中的?皇权在法律儒家化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2.多方力量的博弈

开篇是关于“驸马殴打公主致其流产死亡”这一悲剧事件的辩论,辩论的双方分别是:以尚书三公郎中崔纂为代表,为坚持断案判刑应该以父系家族伦理为标准的汉人和汉化官僚集团;另一方则是维护皇权、保护公主的势力,听命于胡灵太后的门下省官员。在对刘辉进行定罪时,代表不同权力利益的双方就胎儿身体的归属展开对峙。双方分歧点在于:对刘辉定什么罪。而引发这一分歧的关键在于胎儿身体的归属问题。崔纂强调法律的公正性:他认为刘辉所犯的罪是杀死自己尚未出生的孩子,根据当时北魏朝廷的《斗律》:“祖父母、父母忿怒,以兵刃杀子孙,五岁刑。殴杀者,四岁刑。”崔纂认为刘辉存在“堕杀亲子”之罪符合父系伦理。刘辉再怎么样也不应该被处死刑。所以,既然刘辉并没有谋反,就不能以谋反罪审判他。他强调法律是统治的基础,不应该因统治者喜恶而改变。另一方,皇太后认为:“如果不严厉惩处,朝廷将来要如何统御万民”。在这里可以看出,统治者在处理这件案子的时候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要“严厉”处罚。

本书“殴主伤胎案”中,胎儿身体所有权的问题是这儒家父系伦理的关键所在,正是因为双方对胎儿身体归属有着不同的见解,围绕这一点双方就刘辉罪行有了不同的结果,由此展开权力双方的博弈。

按照儒家父系家族伦理:第一,在一个以男性为中心的家庭中,一个男人不会因为婚姻而改变他和原生家庭的亲属关系,但女性结婚后,她的家族认同应该由娘家转到夫家。魏晋南北朝强调了已婚妇女的夫家认同,并且修改法律:女性一旦出嫁,她的家族认同也转移到夫家,连坐责任也随之转移。这改变了之前女性要受娘家成员和夫家成员犯罪的双重牵连的传统。要明白的是这并不完全是为有娘家成员犯罪的女性开脱,它背后的涵义是女性一旦出嫁就是外人了,出嫁从夫,她是丈夫家的人,以丈夫和他的家族为中心,这是父系理论法制化的重要体现;第二,根据古代礼书的说法:“父者,子之天;夫者,妻之天”。古代妇女的天,也就是她表达尊敬的对象,由父亲转为丈夫,也就是古代父系家庭伦理要求女性的“夫尊妇卑”;第三,中国自古就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统,这标志着在儒家的仪礼秩序中,个人最大的归属是家,而非国,既然公主嫁到刘家,就当然地脱离原来的皇家进入刘家,不再归属于皇家。因此,公主作为刘家的一员,她最优先的家庭认同是刘家而不是皇家,那么流产的胎儿最重要的身份就应当是刘家小孩,是一个“普通人”,而不是皇室成员。如此一来,案件中就不应当有牵涉出有关皇室的问题而是应当作为一般的刑事案件来处理,以“坠杀亲子罪”“通奸罪”和“婚姻暴力”起诉审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